郑州荥阳再现5000年前丝绸

  本报讯12月3日上午,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中国丝绸博物馆在荥阳青台遗址举行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中国丝绸博物馆)郑州工作站揭牌仪式和仰韶时代丝绸发现新闻发布会。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从会上获悉,继上世纪80年代郑州荥阳青台遗址发现5000年前中国最早丝织物之后,荥阳汪沟遗址的数个瓮棺葬中再次发现同时期丝织物。那么,这些丝织物在当时是用来干吗的呢?它们的发现又是否能确定郑州是中国丝绸之源呢?大河报·大河客户端为您解答。

  众所周知,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养家蚕、缫丝织绸的国家。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瓦莱丽·汉森(ValerieHansen)2012年在其新著《丝绸之路新史》中认为“中国人确实是世界上第一个制造出丝绸的民族”。

  丝绸起源于何时,又源自中国哪里,一直众说纷纭。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介绍说,中国可能在裴李岗文化时期就已经出现丝蛋白,仰韶文化遗址内出土尖底瓶及部分罐的外表饰有线纹,个别器物底部发现有布痕,说明原始纺织技术在新石器时代中期甚至更早阶段已经比较发达。

  “上个世纪河南荥阳青台遗址(距今5300—5500年)出土的罗织物,被证实是中国发现最早的丝织品,而此次在荥阳汪沟遗址又再次发现同时期的四经绞罗织物,我们可认为,中国丝绸的起源时间很可能在黄帝时代,丝绸之源在郑州。这也与古籍文献中记载的嫘祖始教民育蚕、治丝茧以供衣服的传说的时间地点相互印证。”

  顾万发说,2015年以来,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国丝绸博物馆联合向国家文物局申请“寻找中国丝绸之源”项目,分别在荥阳青台、汪沟,巩义双槐树等相关黄河流域仰韶文化遗址展开工作。2017年和2019年,中国丝绸博物馆科研团队利用自主研发的酶联免疫等技术对荥阳汪沟遗址瓮棺内提取的碳化织物的纤维材质和组织结构进行鉴定,发现绞经织物,纱线较细,是四经绞罗织物碳化后的痕迹。根据酶联免疫检测结果,可以确认绞经织物是丝织品的残存。这与20世纪80年代青台遗址出土的织物属于同类丝织物。

  “这些瓮棺葬中的丝织物,跟当时的祭祀和崇拜有一定关系。”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介绍说,瓮棺葬是当时一种比较普遍的幼儿墓葬形式,将丝织物包裹死去的儿童,再放入如同蚕茧一般的瓮棺中,“是希望这些夭折的孩子,可以像蚕一样,剥茧成蝶,重获新生。”

  是不是可以认为,当时的丝织品是儿童墓葬的专属呢?面对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的提问,顾万发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在遗址其他的区域内去着重寻找丝织物残留,但这并不能说明丝织物是儿童墓葬的专属,我相信在当时这种丝织物是在生活中广泛应用的,这也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此外,12月3日上午,中国丝绸博物馆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荥阳青台遗址联合建立了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中国丝绸博物馆)郑州工作站并举行了揭牌仪式,双方今后将加强考古单位与科研基地的协作,为郑州地区的纺织品文物保护事业提供技术和人才保障。

  “中国丝绸博物馆设立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重点开展纺织品相关文物分析检测鉴定、传统工艺与价值挖掘、纺织品文物保护修复关键技术研究等工作。对于延续历史文脉、坚定文化自信具有重要意义。”郑州市文物局局长任伟表示。